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偶像活动 >

偶像市场群雄割据韩团出身渐成劣势

  6月8日,随着《创造营2019》的结束、R1SE成团,2019年的偶像市场的份额也将尘埃落定。从开创中国偶像新的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再到进入白热化的 UNINE、R1SE,中国偶像市场已然全面开启,各大公司早已摩拳擦掌,背水一战。

  2010年,随着韩庚的回国,让中国的练习生行业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同时也暴露出国内偶像产业的一系列问题。为何拥有了健全的练习生体系,《偶像练习生》、《创造营》与韩国《PRODUCE 101》对比,中韩练习生的实力差距如此悬殊?中国究竟需要着什么样的偶像文化?

  面对当下狼多肉少的格局,各大公司该怎样分一杯羹?中国偶像又该如何生存下去?韩国又有哪些偶像文化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呢?对此,第一剧集的记者采访了几位韩国不同公司负责新人开发、企划的工作人员,希望可以通过整理中韩偶像文化的差异和韩国公司的运营模式,能够对各大公司和偶像行业工作者们有所帮助。

  从层出不穷的偶像选秀节目我们可以看出,中韩公司对练习生的操作模式有所不同。偶像行业发展之初,为了降低投入风险,中国各大经纪公司均以带资培训为主。而韩国多数经纪公司则是全面免费的“义务教育”,根据实力和个人特色进行分班与课程布置,打造合格的艺人。

  颜值、实力、可塑性是优质练习生必须具备的三大条件,在练习生的选拔上,韩国公司会在三大条件上选取自己的“侧重点”,并逐渐发展成为公司特色。Casting人员将按照公司的“特色”来寻找和选拔练习生,这样也就避免了许多重复性问题。

  通过选拔之后,工作人员根据个人课程分配练习室,以30分钟为单位,确认练习生的上课情况。在饮食方面,实行分段控制管理,采用不同的营养食谱,保证练习生的营养摄入和体重的控制。

  除日常的练习功课之外,练习生需要完成公司布置的作业,每周进行汇总,其中涵盖了语言文化课学习笔记、作品观后感、娱乐领域的新闻与时尚剪报的整理。确保练习生在学习的过程中,既能有效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又能够接触到当下最流行的事物。毕竟,徒有其表的花瓶不会得到长久的喜爱。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换来成功,每月的总结评价都是练习生最紧张的时期,不仅代表了练习生的进步标准,甚至决定了今后的去留。而更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场总结评价考核的并不只有练习成果,真正决定今后发展和去留的是“隐形评价”。

  对于隐形评价,每个公司的方式都有所不同,最通用的方法是在练习生和工作人员当中定期进行练习生人气投票,艺人开发组根据投票结果整理练习生的市场类型,再结合月末评价的成绩,调整发展规划。没有调整就没有进步,韩国公司在固有的练习生体系上,加入了企划部门的个性化发展创意,从而保证公司的独特性。

  但在中国,练习生文化并不占娱乐市场主流,也就间接导致了练习生体制发展的不完全性,使得练习生本身的心态和侧重点也有不同。

  出道并不是结束,是残酷竞争的开始。即使习得练习生培训体制,新人组合能否长久发展,还要看公司的运作能力。

  一个团体的成败,在于“概念”立的稳不稳。首先,造型和包装必须做到依托于整个团体的核心概念,获取大众的“讨论度”,避免平淡无奇和哗众取宠。其次在编曲与舞蹈方面,艺人团体首张歌曲的风格与概念,几乎决定了该团体近两年的发展路线。

  现如今,单纯的听觉音乐,已经无法满足听众的要求,如何将音乐的编曲做成“看得见的表演”,才是A&R和企划部门应该最慎重考虑的部分。

  音乐的诚意和表演的魅力都是相通的,音乐和舞蹈不只是单一的商品,要抱着做成一套综合礼物的心态,来完成每一个环节,再根据出道曲的成绩来决定一年内回归的次数。制作前,耐心听取群众意见;录音时,与艺人不断地进行沟通,这样既能做出更好的作品,也有利于团队发展。

  韩国S.M.娱乐公司的总制作人李秀满老师曾经说过,比起是否受大众欢迎,更重要的是亲自做这些事的我们是否感到满意,是否真的有趣地工作着。虽然我们的本质是在做音乐,但要把它想像成一场综合演出和大型的SHOWCASE。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歌手们在舞台上的表演,再加上照明和摄像的移动,这些全部在脑中展现的时候,就是我们追求的方向。

  不要只看眼前利益,要做行业方面的先锋者,当其他公司还在某个领域挣快钱的时候,我们必须已经悄悄地为其他领域的成功铺好了道路。这大概就是S.M.公司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原因吧。

  每一个国家都存在着文化差异,为了更加便捷地打入中国市场,韩国公司开始实行“本土化战略”,将招收的中国籍练习生进行打造并包装,用“本土+外来”的模式快速进入市场,并使之成为被全世界人民喜欢的文化商品。

  面对限韩令的来势汹汹,韩国公司不得不转变策略,一方面将已出道的团体一分为二,中国籍艺人的发展中心转到国内,非中国籍艺人继续在韩国进行组合活动;另一方面,迅速建立了“中国项目团队”,用中国人成立的“韩团”投入到中国市场,将利益发挥到最大化。

  在限韩令的影响下,如今的中国市场与前几年的“空白期”大不相同,韩团出身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也逐渐减弱。

  2018年爱奇艺节目《偶像练习生》的播出,中国开始进入偶像元年。随后的《创造101》让“限定组合”概念兴起,国内开始陆续涌现了一大批偶像艺人经纪公司,各影视公司也开始纷纷开拓投资偶像产业,中国的偶像文化已经进入全面爆发的时代。

  公司国籍、宣传推广的限制,再加上市场竞争力大等一系列问题,韩国公司即使有再优质的培训模式和实力,也很难真正打入中国市场,我们当时的劣势已经变成为优势。

  不过,从根本观念上,偶像的价值并未真正被大众所认可。对于多数经纪公司来说,偶像文化也只是快速兑现、推广艺人的手段之一,也并没有真心相信偶像能有长远的发展。如果一直抱着这种想法的话,韩团迟早会再度逆袭,占领市场。

  在这个群雄割据的时代,谁能成为最后的优胜者?偶像文化究竟是厚积薄发还是昙花一现,或许我们很快就能知道答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