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浙江卫视称愿为高以翔猝死承担相应责任为什么

  11月27日凌晨,中国演员高以翔录制综艺《追我吧》时,突然倒地,后因心源性猝死离世。年仅35岁。

  据中时电子报,高以翔好友透露,其在周一(11月25日)出席活动时,身体已有一些状况,患上了感冒,但高以翔没有休息第二天就到宁波录制节目,从8点30分一直到次日凌晨1时发生意外,生前连续工作17个小时。

  当高以翔不幸离世后,大家都在为失去一位优秀演员唏嘘不已,不少网友认为此次意外可能与节目难度过大有关。演员、导演徐峥表示:“节目的安全防范意识也太差了,绝对要负责任啊!”

  @浙江卫视中国蓝 发声明称,事发当时,在第一时间即展开救治并紧急将高以翔送往医院,但仍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对此意外造成的后果,感到遗憾和惋惜,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并会深刻反思原因,对节目所有环节进行全面检查,更周全地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

  据新浪娱乐援引地区媒体报道,高以翔去世后,节目组去接机高以翔父母时,两位老人家反而安慰工作人员:不是你们的问题,你们也不会愿意发生这种事。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范辰律师介绍,一般演艺公司在与节目组签订合同时,都会考虑到一些意外情况,尤其是野外节目,因此此事主要看高以翔所属公司与《追我吧》节目组的相关合同条例。

  上海茸诚伟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佳文律师表示,如果高以翔确实是在这次节目的录制中因为太高强度的活动量导致猝死的话,(节目组)肯定有一部分责任不可避免,因为活动是节目组组织的,理应考虑到参加录制艺人的体力。虽然不会涉及刑事责任,但会产生民事赔偿。

  高佳文律师认为,家属有权去起诉经纪公司以及《追我吧》节目组,这是家属可以追究的两个主体。“死因报告也很重要,但是死因报告牵扯到解剖的问题,家属方面不一定愿意解剖。如果家属不同意解剖的话,就只能出一个简单的死因说明。”

  高佳文建议,艺人在录制节目之前,应该和经纪公司联系好,购买意外保险,“即使节目方比较强势,有免责条款,但是安全条款一定要写好。在伤亡这种不可避免的结果出现后,我们只能做好后续的赔偿,作为艺人,哪怕节目组不给买保险,也一定要让经纪公司买。”

  知名法律博主@法山叔 表示,法律的判断必须以事实为基础,目前高以翔死亡的具体原因尚不明确,因此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判断,但是可以根据一些司法经验,分析这件事情可能的走向,及影响走向的因素:

  二、目前真人秀节目在法律层面已经非常成熟,嘉宾合作协议里通常都有商业保险条款。如果双方协议里含有此类条款,那节目组所属公司需要直接承担的赔偿责任可能就不高。

  三、即使高以翔是艺人,即使节目组确有责任,即使没有保险,由于其已经身故,赔偿金额可能也不会太高。

  二、目前真人秀节目在法律层面已经非常成熟,嘉宾合作协议里通常都有商业保险条款。如果双方协议里含有此类条款,那节目组所属公司需要直接承担的赔偿责任可能就不高。

  三、即使高以翔是艺人,即使节目组确有责任,即使没有保险,由于其已经身故,赔偿金额可能也不会太高。

  根据往期电视节目,《追我吧》独家冠名赞助商vivo,特约合作抖音,互动支持神武3,指定用车广汽讴歌ACURA,视频合作网站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

  据AI财经社报道,同台规格接近的《王牌对王牌》在第三季时招商总额已超过5亿,加上拥有包括vivo、广汽讴歌ACURA在内的赞助商阵容,《追我吧》的招商总额应该不低于6亿。

  大手笔是外界在事故以前对于《追我吧》的唯一认识。以浙江卫视第四季度重点推广综艺的身份出道,《追我吧》此前就被视为浙江卫视的救市之作。在今年秋季的招商会上,浙江卫视第一次对外公布了这档类跑男的户外真人秀。当时,PPT上给出的介绍是“挑战游戏”,将艺人组成星雄联盟,在城市CBD间与素人间进行竞技娱乐兼具的“硬核较量”。同时,延续了浙江卫视此前综艺节目中“星光熠熠”的方,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钟楚曦等头部艺人组成《追我吧》的首发阵容,在开播以前,《追我吧》还设计了针对邀请飞行嘉宾的投票机制,吸引了大量粉丝为送偶像上节目参与其中。

  作为受浙江卫视力捧的“周五档独角兽”,《追我吧》首播收视率表现亮眼,高达1.595,高于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网播表现也相当不错,在Vlinkage综艺播放指数榜单上,第一期节目以50.68的成绩,位列第二。

  2014年,浙江卫视曾制作大型户外竞技类真人秀节目《奔跑吧兄弟》,大获成功。收视率一度突破5%,长期称霸周五晚间档。固定嘉宾邓超、杨颖、李晨等均被带火。

  今年年初,浙江卫视公布自己去年业绩,其全年实现营收133.2亿元、利润总额35.9亿元。而湖南广播电视台同期收入超过200亿。

  另外,11月14日,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浙江广电集团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浙江省纪委省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正对其纪律审查;经浙江省监委指定管辖,湖州市监委正对其监察调查。

  资料显示,陶燕曾担任《中国梦想秀》、《十二道锋味》、《我看你有戏》、《我不是明星》、《爽食赢天下》、《心跳阿根廷》等20多档品牌节目和大型活动的总策划、总统筹、总导演等工作。

  “青蛙王子”明道最近在综艺《演员请就位》中表演结束说道:“我是明道,今年39岁,戏龄15年,这是我今年演的第一场戏。“说到这儿,明道有点哽咽。

  于正称,在寒冬期,很多演员房租都付不起了。“演员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光鲜。行业开机率下滑,很多‘腰部’演员一两年都没有戏拍。”

  就连演技派海清都要呼吁“给中年演员一点戏拍”。他们需要钱来养活自己,需要提高自己的曝光度,或者说需要一份工作。

  据中航证券研报,2019年上半年我国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次首次出现双降。上半年电影总票房311.1亿元,同比下降2.7%,观影人次8.08亿,同比下滑10.3%,人次缩水超九千万,上座率及单座票房产出也持续下滑。

  品牌数同比增长15.19%,产品数增长22.06%;品牌数量环比增长9.4%,产品数量增长8.2%。

  品牌数同比增长15.19%,产品数增长22.06%;品牌数量环比增长9.4%,产品数量增长8.2%。

  相比于成本高,不确定性大,周期长的电影、电视剧,综艺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捷径,能够更轻易的上热搜、立人设、带来财富。明星们不上综艺,就很难得到曝光,在流量时代几乎就代表着失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