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把嘴给我闭上”:戏精直播间和消失的理性消

  “把嘴给我闭上!我说一个数,你马上给我上车,如果你不上车,我马上给你蹬出去——十九块九——十八瓶!”

  这段话出自短视频博主郭仙人的作品中,7月12日发布第一条视频以来,郭仙人已经连续发布了29条与之相关的短视频。

  视频中,郭仙人一人分饰两角,同时扮演电商和电商主播,讲述了电商主播如何忽悠观众无脑下单的“套路”,而“把嘴给我闭上”就是他视频中的经典台词,视频结尾则是无脑观众疯狂下单的荒诞画面。

  这条原本旨在讽刺一些电商主播的视频引发了全民模仿的狂潮。一时间,整个抖音都充斥着“把嘴给我闭上”的声音,更是开发出了“催更”“相亲”“怀孕”“买包”等多个场景,让这句话一时间成为网络热梗,也登上了近日的微博热搜,话题阅读量超过了一亿。

  郭仙人用29条视频把电商主播的套路台词模仿了个遍,视频的标题也都是“某些电商主播是如何忽悠的”。在如此同质化的视频生产方式下,却能够做到每一条视频的点赞量基本都不低于20万,可见人们对这个梗的喜爱和同感。

  郭仙人最深入人心的角色就是一个为粉丝“争取福利”的主播:原本1700元的“飞行马甲”,在直播间中竟然只需要39元,限量876件,而这样的价格优势,也打动了大批粉丝的“无脑下单”。

  郭仙人的视频创意并非无中生有,而是有迹可循,其讽刺的正是那些在直播中套路十足的主播们。不少观众表示,这些套路自己在观看直播的时候也遇到过,甚至有人也是低价假冒伪劣产品的受害者。

  有网友也直接找出了最初的主播直播套路,他们的戏剧化程度竟丝毫不不逊色于郭仙人的模仿。而郭仙人也并非第一个揭露无良电商主播的视频创作者,在他之前还有“猪哥”“段富超”等博主都创作了类似主题的作品。

  夸张的价格、伪劣的品牌名称和疯狂砍价的主播,精准地刺激到了观众的痛点,同时也引来了许多网友的关注,被众多达人争相模仿。在“直播带货”之外,网友更是引申出了形形色色的不同版本,只要是和数字相关,人们都用“把嘴给我闭上”这句话来证明自己在这句流行梗中的“在场”。不论是“四川观察”这类官方媒体账号,还是胡海泉为代表的明星账号,都加入了“闭嘴”行列。

  原本只是一个讽刺电商主播的模仿秀,现在已经在生活场景的各处“遍地开花”:男女朋友商量婚后要几个孩子,结果另一方回答“35岁之前,672个”;粉丝催杰伦新专辑何时发布,没等杰伦的语音结束,粉丝就说“五分钟之后,再送两首单曲”······案例数不胜数,但所使用的梗都是从郭仙人的创作中来,有网友评价“已经出现人传人现象”。

  如果说郭仙人对无良电商主播的模仿是第一次解构,或许还是带有戏谑意味的讽刺和揭露,能够让人思考无良电商主播的问题,那么人们的第二波跟风模仿,则更多的是一种对“梗”的娱乐和消费。不同于第一波风潮里人们对无良主播的深恶痛绝,显然这种模仿走到后面,已经逐渐向快感方面倾斜,也慢慢离开了原本的语义空间。

  二次解构的创作和传播速度之快,让人早已没有时间和心力思考有关无良主播的问题,而是将这次传播的落点停留在数字的夸张、语气的荒诞和模仿“下单的癫狂”所带来的愉悦感。和原本旨在传播信息的行为不同,第二次解构更聚焦于为受众传播快乐,让受众完全沉浸在其中。

  从这个层面上看,人们“把嘴给我闭上”搞笑的玩梗是成功的。但另一方面,全民“闭嘴”也让原本的立意和价值取向的边界逐渐模糊,让网友偏离原意越来越远,受众的思辨能力也在一次次娱乐中明显减弱。而郭仙人等博主的第一波解构所讽刺的对象已经逐渐失焦,逐渐被人们淡忘。

  郭仙人模仿得最多的套路是主播那些夸张到不靠谱的砍价。带货主播扯着嗓子对直播连线另一侧的卖家喊出自己的要求:“179元是吧,我说个数,69三盒,我不管你赔不赔,今天在我的直播间就这个价!”而商家则一脸委屈地回答“这个价格绝对不行,我们怎么做生意啊”。

  一场愿打不愿挨的戏码演完,观众很容易被主播“努力帮粉丝谋福利”的形象所感动,在主播一声令下之后就达到了可观的成交额。

  事实上,“戏精直播间”不是仅仅停留在搞笑视频中的段子,在真正的直播带货中也是广泛常见的。在早年的电视购物时代,那个在荧屏中喊着“只要九九八,八心八箭带回家”的“侯总”,就曾创造过电视购物的销售奇迹。

  张雨绮快手直播首秀中原定4299元的苹果手机,就在她“豪横霸气”的砍价中降到了3899元,还回应主播辛巴“姐有300亿”,表示要给快手老铁们补贴。但在事后的热搜中就有网友提出,这很有可能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一场“秀”。

  “主播砍价——商家委屈——讨价还价——主播不管三七二十一上链接出售”的模式屡试不爽,吸引着每一个收看直播的粉丝,营造出一种“此刻就是最低价”的现象,诱发冲动消费。但事实上,这或许也只是一些商家和主播打出的“价格陷阱”。

  根据公众号“今日网红”的调查,主播陈三废的一次直播中,直播价就远高于拼多多价位,一款洗衣凝珠直接由19.9元标记为79.9元,售出了七千多单。在主播的倒计时刺激下,消费者没有时间货比三家,更不用提理性消费了。

  消费者需要面对的“坑”远不止价格陷阱。消费者协会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显示,从6月1日至20日的“618购物节”中,直播带货负面信息达112384条,消费者对直播带货的“主要槽点”就有产品质量货不对板,平台主播向网民兜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商品,以及使用极限词违规宣传产品。

  这在郭仙人的作品中也可见一斑:植物人穿上之后都可以采蜜的飞行夹克、戴上能加15攻击力的奢饰品首饰以及巴驴世家的抹胸T恤······而那个“电视购物之神”的侯总,早在2008年就被央视曝光虚假宣传和产品伪劣。说得好听,是一些无良主播的“销售技巧”;说得不好听,他们实际上是违反了《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等相关规定的违法行为。

  更值得关注的是,为了培养固定的消费群体,许多主播走上了“粉丝经济”的路子。一方面,邀请名人明星进入直播间帮助销售;另一方面,网红经济的模式也逐渐向“粉丝经济”靠拢,一个主播拥有一大批具有购买力和粘性的用户。而 在这套逻辑之下,理性消费的话语权或许很容易逐渐被所谓“饭圈思维”掩盖。

  在极具进攻性的直播间中,加上消费者多了一层“粉丝”的身份,就很难进行理性消费和交易,对主播的信任度也成了驱使消费者“疯狂下单”的原因之一。而直播带货也越来越成为一种“让用户在限时中获得消费快感”非理性的消费场景。

  在这种单向的传播中,作为消费者的受众实际上是失语的,看似是消费者主动进行了消费行为,但实际上他们的选择空间极小,许多消费行为其实是在主播和商家设计好的流程和动作。当消费变得越来越快,人们的选择也就越来越少。

  在直播带货的场域里,一面是消费,另一面是娱乐。“戏精直播间”的戏码层出不穷,图一乐或许可以,但这些戏码如若与消费行为直接挂钩,抹掉的或许正是消费者理性消费的权利。而作为顾客的我们,或许真的不需要多么精彩的剧情,要的只有安全诚信合理的消费而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